Don't lost Luck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7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Xmas Eve】

和社團的文章有所連結~本文章請按下面那排字OwO 本文請按下我!! 【聖誕節番外】 「呼……」少年閉起眼深深地吐了一口氣。 他睜開雙眼,注視和闔眼前無任何改變的空間。 天花板華麗的水晶燈、長桌隔著潔白桌布,擺滿用銀盤盛裝的食物。肉凍拼盤、香草烤全雞、魚子醬佐脆餅、生烤黑胡椒粒牛肉切片、海鮮船、各式蔬菜與清湯、濃湯陳列,令人眼花撩亂的食物,即便每種都只品嚐一些,也不見得在吃飽前能全部享用過。 長桌最尾端放置一棵巨大的聖誕樹,樹枝掛滿五顏六色的燈及飾品,樹下則擺放大大小小堆疊成山的禮物。但在場的所有賓客,沒有任何一人會蠢到去碰樹下的假禮物。 ───我為什麼……在這裡? 他用旁人聽不見的聲音詢問自己。 空氣裡瀰漫食物及香水的氣味,耳邊傳入管弦樂團的現場演奏、受邀賓客彼此交談的歡笑,那些聲音聽起來充滿虛偽。每個人都戴上微笑的假面具,一張張如小丑般的虛假偽裝。 此時他的身邊圍繞許多女孩,少年自己也不太確定她們是不是同群人。因在這樣的社交場合,被許多美麗女子包圍的情況早已見怪不怪。吱吱喳喳刺耳的談話,讓他覺得頭暈。 他知道───她們並不愛他。 經濟聯姻這種事在財團之間並不稀奇,小公司想攀龍附鳳、兩間大公司透過子嗣的婚姻關係結合,補足彼此市場的不足或擴張涉獵版圖。越龐大的公司,越不注重個人情感的歸屬。 也許有一天,我也必須從這些女人們擇一吧……? 從未仔細看過這些女人的臉,提不起勁和她們說話、瞭解她們的過去,更妄論參與她們的未來。有時候,她們會不避諱地在他面前爭風吃醋,注意到自己失態,又會立刻裝出富家千金高傲的姿態。 簡直就像一群爭奇鬥艷的火雞。 見她們滑稽的模樣,他總是會沒來由地感到想笑。 他的淺淡微笑,讓女人們唇間的戰火更猛烈。 「喂喂……Giulio,如往常地受歡迎啊!」 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插入她們之間,引起另波騷動。少年深紫羅蘭色的瞳孔轉向發聲的男人,慵懶地挑下眉表示打招呼。和他冷淡的反應成對比,高大的紅髮男人大方地往前跨步。 「……你不也是一樣嗎?Luchino。」平淡地,他說。 聽此,Luchino微笑。只要是這樣的場合,不論Giulio或他,外貌出眾的兩人往往是宴會的焦點。安靜幽美如湖水的Giulio,以及熱情英挺的Luchino,這兩名年輕男人不管怎麼看,都像完美的模特兒。 「其實……」手搭上Giulio的肩,悄聲在他耳邊低語「你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無聊的地方吧?」挾帶一絲笑意的隻字片語。 「嗚……」Giulio有些吃驚地抿起薄唇。 對於Luchino的發言,Giulio頓了頓。某個角度來看,他們兩人算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,Luchino首次與他搭話、在表演場合挽救尷尬的他的種種事蹟……Luchino他……或許是個可信任的朋友。 Luchino見Giulio發愣,又將性感的嘴唇貼近Giulio的耳廓。 「我一看就知道了,這邊我幫你撐著,想離席的話就先離席吧。」 「…………拜託你了。」猶豫一會兒,Giulio便眼神堅定地點點頭。 Giulio簡單謝過Luchino,手裡喝不到半杯的香檳交給鄰近的服務生,他快步走向裝飾同樣華麗的門口。背對著Giulio,Luchino揮了揮手表示道別,開口招呼原先在Giulio身邊的女人們。 跨出堂皇的飯店、閃躲站在旋轉門前的門房,Giulio刻意繞到飯店旁的小巷,走了好段路才聽不見宴客廳的音樂及笑聲。 天氣很冷,卻沒有下雪。 站在昏黃的路燈下,燈光將他的影子拉得細長。 扯鬆衣領間形同枷鎖般勒緊脖子的領結。 ───那麼,該去哪裡呢? * 『喂!Gian,你要去哪裡啊?』 『啊,抱歉……總覺得有點不安啊。』 忽然,他問。 因此,他答。 Gian與Ivan蹲在教堂外的階梯上有一口沒一口地抽著菸。時近年末,每次平安夜到新年的連假期間,Gian和Ivan就會和學校裡其他返鄉的學生一樣,回到教會的孤兒院和大家一同過節。 雖然兩人打工的錢不算多,但聖誕節儘可能地準備禮物給弟弟妹妹們。姓氏、血緣與種族不是最重要的,這裡是他們的家,這些人是無可取代的家人們。 和修女們及家人圍著長桌用過晚餐,他和Ivan兩人哄孩子們睡著後,就坐在教堂門口聊天抽菸。Ivan還只是高中生,若被修女發現,肯定又免不了一頓挨罵。 平常的他們一定會互相打鬧調侃,但耶穌誕生的、這個充滿寧靜與祝福的夜晚,似乎連話都跟著變少。 Ivan的雙手插進運動外套的口袋,由於吃飯時喝了些酒,身子並不感覺那麼冷。Gian向後仰躺在階梯上,雙手自然地放在腦後當作枕頭。滿天星斗映入他蜂蜜色的瞳面。 「呼……」少年瞇起眼深深地呼了一口氣。 每年的年假都會回到這裡,但今年好像有些不太一樣。 回顧過去一整年,發生好多事……沒有準備考試,光靠用猜的就接近滿分;因為突發狀況住進了特別生宿舍,和那傢伙住在同個屋簷下;意外得知那傢伙的脆弱面……還有好多好多…… 當他告訴那傢伙他必須離開宿舍回家過年,原先坐在窗框看書的Giulio,僅安靜地放下正在閱讀的《烏托邦》,表情幾乎沒有改變地轉過頭注視Gian。 抿起形狀好看的薄唇,沉默地點頭表示他聽見了。 當晚Gian拎著簡單的行李,和Ivan回教會準備兩天後的聖誕節布置。Giulio什麼都沒說,其實讓Gian感到有些失落。並非對Giulio抱持過多其餘的期待,兩人身為室友,卻連句『路上小心』或『再見』都沒有,未免顯得太過冷淡了吧? 『我……不喜歡宴會那種場合。』 沒來由地,Giulio曾經說過的話語清晰地在Gian腦中響起。對於宴會的厭煩及恐懼,即便Giulio的語調起伏不大,但Gian就是能從中知道Giulio非常不想投身於其中。 ───難道說……那傢伙…… 不是想自作主張地解讀Giulio的想法,可此時回想起來,Giulio在聽見自己要回家渡假時,垂下細長的睫毛、抿起嘴唇的表情……不就像在無聲地告訴Gian他不想接受嗎? 什麼話都不說,正因說不出口。 深怕一開口,就會是想挽留的字句了嗎? 若真是如此,嗚、唔…… ───自己不就像丟下他一樣嗎?! 「嘖!」Gian彈起身,用力踩熄菸頭。 Gian揉揉發痠的膝蓋,確認口袋裡的錢包與鑰匙,手指調整圍巾的位置,準備往街上走去。見狀,Ivan馬上發問,Gian對他笑著吐舌頭,回應Ivan的疑惑。 臨走之前,他拜託Ivan幫他向修女說一聲。 Gian邁開腳步走往樹上掛滿聖誕節小燈泡的人行道,讓溫暖色系的燈光寧靜地擁抱他,街道兩旁併列的商店播放歡樂的聖誕歌曲,隨處都可聽見應景的音樂和歡笑聲。 天氣很冷,卻沒有下雪。 ───那麼,該去哪裡呢? * 少年步在冷清的道路上,離學校距離越近,照明的燈就越暗。重要節日不只學生返家團圓、教職人員和舍監也不例外。幾乎整片漆黑的校園在夜裡看來更加冷颼颼。瞇起眼睛,少年揉了一下凍得發紅的鼻尖。 「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來這種地方……」 小聲抱怨自己的愚蠢,修長的腿又開始移動位置,迅速地走向遠看完全沒一扇窗亮著的特別生宿舍。雖然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想、可能根本就見不到另一人,但少年就想碰碰運氣。 安靜的校園,寂靜的空間─── 一個人的呼吸。 瘦高的身影矗立在黑鴉鴉的宿舍前,環境的黑暗儼然把他整個人吞沒殆盡。手伸進口袋摸了摸裡頭的手機,食指指腹勾勒手機外殼的形狀,思量該不該打電話給和自己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另名少年。 ───可他正在他自己的時間裡,打給他……真的好嗎? 咬了咬下唇,抽出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手,或許還是別打電話比較好,要是讓對方有奇怪的誤解就糟了。少年準備離開的同時,前往宿舍二樓的室外樓梯有個東西動了一下。 他定睛一看,認出坐在階梯上、縮成一團影子的主人是誰,立刻跑到該人的旁邊,並連連叫喚他的名字。 ───Giulio、喂!Giulio……!快醒醒! Giulio身穿只消一眼便可得知為高級貨的黑色燕尾服,但領結呈現拉鬆開來的狀態,垂到鎖骨附近。也許因為冷,他的雙腳縮起,手放在膝蓋和胸口的空隙之間,整個重心放在右邊地靠緊牆壁睡著。 「唔……」 聽見Gian的聲音,Giulio眉間微皺起,睜開迷茫的紫羅蘭雙眼,透過銀色半框眼鏡的鏡片,有些精神恍惚地凝視Gian緊張的臉。看來寒冷連腦神經都有辦法凍僵。 「唔嗯……Gian學長……?」Giulio確認似地開口問。 「笨蛋!為什麼會睡在這裡!」他擔心地破口大罵。 「嗯……哈啊───」 稍微清醒的Giulio朝自己的手掌哈口氣,怕冷地來回搓了幾下。仍舊昏沈的他,察覺Gian好像還在等他的答案,嘴唇先抿成線狀,側頭想了想,再慢吞吞地回答。 「…………因為沒有鑰匙……」說著,眼睛再度闔上。 「………………好,我輸了。」完全無法反駁的情境。 〝是從聖誕節晚宴中直接逃出來的?〞 Gian如此猜測。Giulio沒有帶宿舍的鑰匙,估計應該身上也沒多少現金,Giulio身上的衣服更讓Gian肯定他所想的情況。 不過念頭一轉 要是自己沒來宿舍,Giulio到隔天早上不就可能被凍死嗎! 「你還真是個笨王子啊……」大口嘆氣。 全學年樣樣TOP的俊美王子居然會因為沒有鑰匙,像個乖乖坐在樓梯上、等待有帶鑰匙的家人回來幫他開門的小孩。若這件事被其他同學(特別是校刊社)知道,或許又會登上學園報紙的頭版。 「站得起來嗎?我們趕快進去!外面好冷!」 「嗯……好的。」 Gian探下身幫助扶Giulio起身,發現Giulio的手很冰,便取下圍巾,將留有他體溫的一端繞住Giulio的脖子,另一端再繞回自己的頸部。 這個舉動讓Giulio吃驚地眨動眼睛,不可思議地看向Gian,但Gian的目光沒與他相交,正努力思考該如何扶起腳凍到有些僵硬的Giulio,最後決定請Giulio儘可能站起來,兩人直接衝進宿舍泡熱水澡。 Giulio沒多說話,忍耐寒冷帶來的刺痛,乖順地讓Gian攙扶他緩慢站起,一步步地走上階梯。 「……好、暖……」 Giulio鼻子以下埋進圍巾裡,細細呼吸Gian的氣味和體溫。漂亮修長的手指輕撫摸溫暖的針織圍巾,在Gian看不見的地方,Giulio牽起連自己都未察覺的笑容。 ───好暖和……真的、好溫暖…… * 「啊……Giulio,身體已經不會冷了吧?」 接在Giulio之後洗完澡的Gian,正好對上從廚房走出來、端著兩個馬克杯的Giulio。Giulio輕點一下頭,並請Gian坐到床舖上。Gian拉起掛在脖子的毛巾,擦拭還滴著水的頭髮。 Gian坐下,Giulio挨近他身邊,遞過其中一個馬克杯。剛沖泡好的熱可可在彼此之間散發甜美誘人的香氣。Gian雙手環住杯身,移動目光偷瞄坐在旁邊安靜飲用可可的Giulio。 剛洗澡完的Giulio沒有戴眼鏡,側臉讓他的鼻尖更挺,垂下的長睫毛帶給他陰柔的美感。睡衣領口若隱若現的鎖骨、精壯的身材……Giulio……是長得像爸爸還是媽媽呢? 不論像哪一方,都應該是漂亮的人吧……? 「Gian學長,怎麼了嗎?」發現他在看他,Giulio輕問。 「啊……只是在想……你怎麼會沒帶鑰匙還回來這裡?」 天大的謊言啊!Gian暗罵自己是笨蛋,一定馬上就會被拆穿! Giulio平淡地注視Gian,Gian重重地吞了口唾液,該不會Giulio對剛才那樣的注視感覺討厭吧?接下來是不是就要告訴他,他感到很不舒服呢?我又幹嘛沒事去緊盯人家的臉啊! Giulio的視線拉回杯中的咖啡色液體,薄唇輕啟。 「想來這裡……就來了。」簡短的字句。 「咦?」對答案感到意外,但他沒插嘴。 ───只有這裡,才能完全放鬆。 「這樣啊……」Gian若有所思地點頭。 「是的。」Giulio閉眼,又啜口熱飲。 Giulio對他為何回來宿舍不好奇嗎?雖然想這麼問,但想一想,又覺得這個問題不是那麼重要,兩人不約而同回到這邊,或許是上帝的安排。因此Gian也就讓問題隨暖熱的巧克力喝下肚。 享受只有彼此的寧靜時間,少年安靜地微笑。 「啊!下雪了耶!」發現下雪的Gian,馬上起身靠近窗戶。 〝原本還在想天氣這麼冷,也差不多應該要下雪了才對!〞Gian笑瞇瞇地對仍坐在床鋪的Giulio說。Giulio站起身,也來到窗邊,輕鬆地倚靠在窗緣他最喜歡的位置看向窗外。 天空飄落點點雪花,宛如在黑幕綻放的滿天星斗。Gian開窗接住其中一朵雪片,白點在掌中很快地融化成水滴。Giulio怕還沒吹乾頭髮的Gian會感冒,於是伸手關起窗戶。 「吶……Giulio,今天是平安夜呢。」 「……是的?怎麼了嗎……?」 Gian愉快地咧嘴笑開。 「那個嘛……你知道的,說到聖誕節當然就是禮物啦!」 「禮物……?」聽Gian這麼說,Giulio露出困惑的表情。 ───喂喂喂,這個有錢公子該不會從沒收過聖誕禮物啊? 「就算有過……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」 是啊,自從母親和父親過世,就沒有再收到任何禮物。卡片什麼的,也沒在記憶裡面出現過了。聖誕節慶的快樂氣氛彷彿連同父母親的離去,一起被帶走。 「嗯……這樣啊……今年由我來當Giulio的聖誕老人吧。」 「咦……我的……聖誕老人?請問是、什麼意思呢……?」 Gian的嘴角滑起神秘弧線,離開窗戶邊走到自己的外套旁,翻了下口袋。突然臉色大驚,又不死心地把整個口袋翻出來,攤開所有袋內的物品翻找個不停。 最後他尷尬地拿著菸盒返回Giulio的所在地。 對於Gian的行動,Giulio始終滿臉好奇地觀看著。 「抱歉啊……Giulio,我以為口袋還有糖果,但已經說好要送你禮物了,用香菸代替好嗎?」Gian漲紅臉,這樣的他好可愛。 「……呵……謝謝您。」Giulio淡笑,接下Gian遞給他的香菸盒「啊……可是,我沒有準備禮物,對您很不好意思。」 「不用啦!可從沒聽過送聖誕老人禮物這種事喔!」Gian說。 「這樣吧……」Giulio抽出根菸,再把菸盒放回Gian的手心。 ───這是我送聖誕老人的禮物。 想起Giulio不抽菸,Gian回握Giulio放在他掌上的右手。 隔著菸盒兩人的手雙雙握緊。 「您回來了……謝謝您,我覺得……非常開心。」 「啊啊……那件事啊,沒什麼好道謝的啦!」 彼此用另隻手拿的兩只馬克杯輕撞擊,發出清脆好聽的聲音。 「聖誕節快樂,Giulio。」 「聖誕快樂,Gian學長。」 寧靜而充滿祝福的平安夜 少年們幸福的剪影映在唯一亮起的窗戶上。 ───那麼,該去哪裡呢? ───那裡可以見到他的話,就去那裡吧!    【End.】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