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n't lost Luck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7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Dog in Rosso.【Giulio生日賀文】(Giulio x Gian)

※2010/02/15 Giulio生日賀文 ※與其說是啾哩醬...不如說是啾哩歐中心吧XD(喂) ※Dog in Rosso. = Dog in Red. 紅色。 嗡嗡作響的耳鳴中,彷彿有什麼人或東西在竊竊私語。 深深吸進這污濁的空氣,再全數將它呼出。 不論閉起或是張開雙眼…… 所能見的,全部都是 ───紅色A.過去進行式 2月15日,天空飄下了細雪,這樣的天氣已經持續好幾天,皓白的雪點堆積在馬路旁、覆蓋人行道上的樹木與作為籬笆的低矮灌木叢。大約半小時前,教堂的神父請人鏟掉階梯上的雪,嘴裡喃喃自語地演練待會兒該說的台詞。 數台黑亮轎車陸續載來幾名客人,有些選擇以走路抵達教堂,他們都穿著時髦,全身穿金戴銀,顯然均是有錢人家。隨後其中一台轎車裡走下一名身穿白紗的漂亮女人,她的身後跟著男孩與女孩各一名,女孩拉起她的長裙擺,男孩則幫忙捧著大花束。 所有幸福美好都融入靜謐的白雪中。 一位少年站在不遠處的樹下安靜看著,他站得很直,但右肩卻緊靠樹幹。 少年有對細長銳利的雙眼,瞳孔是與乾淨飄逸的頭髮相似的深紫羅蘭色,高挺鼻子及薄薄的嘴唇,即便他什麼也不做,也能吸引不少目光的俊美容貌。衣架子般的肩膀,完美線條的身型和修長雙腿,賦予他絕對的魅力色彩。 「大哥哥你不進去嗎?」從旁一稚嫩女聲。 「……」他微低頭,眼簾映入女孩的身影。 女孩講的是英語,少年注視她粉嫩的臉頰,蹲下身與她平視。他注意到她的手裡拿張邀請卡,和自己放在口袋裡的那張一模一樣。原來如此啊……少年抽掉手套,細長、適合拉小提琴的手指來回撫摸女孩的捲髮,純正義大利血統的他薄唇吐出字正腔圓的英語。 ───別參加婚禮。 少年的聲音是某種從未聽過的冷淡語氣,彷彿這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引起他興趣的平板音,但偏偏那嗓音卻又低冷華麗,如同一首沉默的弦樂曲,演奏厚重黑暗的沉穩曲調。女孩聽此,睜大水汪汪的棕色眼睛,禮貌地拉裙行禮,一溜煙跑回父母的身邊。 「……」 少年重新戴好手套,兩手插進皮大衣口袋裡,又在原地等待好一陣子。確定賓客應該都入座,他才提起腳步邁向那座屋頂釘著巨大十字架的建築物。要知道,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,如果遲到可是非常失禮的事,他不想、也不能作出令家族蒙羞的行為。 瞄一眼厚重木門旁的接待人員,少年抽出邀請卡。刻意避開彼此手指的接觸,他抓住紙張的一端,將另端伸向接待,接待確認邀請卡後,開啟木門請他進入。木門闔起的瞬間,一隻手捂住接待的口鼻,接待在這個世界聽見的最後聲音,是來自背部那兩聲悶澀的槍響。 『With this hand, I will lift your sorrows, your cup will never be empty, for I will be your wine. With this candle, I will light your way in darkness.』我將以這隻手,帶你離開悲傷。我將成為你的美酒,令你的杯中永不枯竭;我將以這根蠟燭,為你點亮深沉的黑暗。 喔……時間剛好。 少年選擇坐在最後一排的座位,旁邊沒有任何賓客。撒滿花瓣的暗紅地毯最尾端站著新郎新娘,各自手持白蠟燭與銅杯向上帝發誓永不變節的愛。少年的目光緩緩掃過前幾排的客人,心裡默數此刻這座教堂裡有幾人的存在,一、二、三……連神職人員在內,大約一百人左右。 接下來的時間神父介紹兩家人的生平、一些貴賓的致詞等等,少年全都沒有在意。感到無聊的他取出只銀色的圓形懷錶,懷錶在黑手套的映襯下更顯光澤。他打開懷錶、關起、再打開、再關起……重覆幾遍同樣動作後,冗長無趣的婚禮即將結束,他將懷錶放入褲袋中,起身。 無聲無息地踩在地毯上,貓步沿著紅地毯往前進,賓客們與新郎新娘面面相覷,沒有人知道這位面容姣好的訪客心裡究竟有何打算。他的腳步似乎刻意放慢,但並不表示他的心中有所猶豫,最後他高瘦的身子停在那對新人前。 無視背後其他人竊竊私語的討論聲,少年先望向新娘,這個舉動惹得新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臉頰泛起紅潮,新郎見狀,正想開口的同時,少年搶先一步說話。 「Jack Williams及在場的賓客……」他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「屬於CR:5,卻與GD的人往來、出賣CR:5的消息,背叛組織的下場……應該都知道吧……」如子夜般淡漠的眼神,冰冷地緊揪住新郎。 話才剛說完,新郎的臉不可置信地扭曲成一團。 賓客之間也立刻引起陣陣不安與騷動。 他是誰?有人認識他嗎? 為什麼他會知道? 不,更重要的是……為什麼他會有婚禮的邀請卡? 少年並未給他們太多思考的時間,他始終插在口袋的右手迅速抽出! 新郎連喊叫都來不及,喉嚨的開口噴出鮮紅色液體,灑了新娘和神父一身。血點在白紗上開出斑斑紅花,少年手裡的利器隨即劃過新娘佩帶鑽石項鍊的細頸,她應聲倒地,血流進紅地毯、沾染手裡的花束,穿著白紗的她抽搐幾下便不再動作。 少年動作不拖泥帶水的轉身,微笑的薄唇伸出舌尖舔舐噴濺到嘴角的血液。 〝快逃!〞 張大嘴巴的客人們此時突然回神,有默契地全部往門口衝!但使勁推木門,厚門卻一動也不動,男人們一齊撞門,女人們則放聲尖叫、大哭,抱緊懷裡的孩子。少年凝視這滑稽有趣的畫面,他不急不徐地移動。其中有人掏槍準備反擊,少年停住自己的步伐,沉默不語。 唰地,少年的身型僅剩下黑色殘影! 纖細高瘦的少年閃躲過每發子彈,黑手套握緊蝴蝶刀。第一刀,他右肩的男人倒下;第二刀,劃過左邊那女人的腹部;第三刀,他先斬斷眼前男人的手指,再俐落地將刀刺入那男人的臉中心……不論對象是男人還是女人,亦或是小孩,他通通都無一放過。 煉獄,那絕對是會令你如此稱之的景象。 「啊……哈哈……啊哈哈……啊啊……」少年從喉嚨發出像笑聲,又像絮亂喘息的聲音。 銳利刀鋒割壞柔軟的皮膚、劃斷肌理與細骨,催促他生理的陣陣快樂。 而在他破碎的氣息之中,參雜了另一不同頻率的呼吸。 非常尖、非常細,讓人不禁皺起眉頭的噪音。 好吵…… 究竟是誰在哭? 不論閉起或睜開…… 所能見的,全部都是───紅色。 少年拉開其中一具女屍,嗡嗡作響的耳鳴裡,混入的哭泣聲來自於屍體的懷抱。從母親的擁抱中抬起頭來的可愛小女孩,即使她哭花了臉,但他認得那粉撲撲的臉頰和稍早才撫摸過的捲髮。女孩清澈的棕色雙眼倒映出少年發狂的笑容。 「大、大哥哥……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」啊啊……她是為不聽自己勸告而在不停道歉吧? ───但是,道歉又能如何呢? 少年蹲下身與女孩平視,修長的手指隔著手套輕撫摸她柔軟的頭髮,再往下掩蓋住不停流出斗大淚珠的眼睛……像割開新鮮檸檬的聲音,女孩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疼痛,少年手中的刀刃已經送她長眠。這是他在狂亂狀態中能做到的最大溫柔,手裡的刀俐落地甩掉刀身上的血液。 正好隔著透明玻璃,與堆積在窗框外的白雪形成一幅詭異的圖畫。 他返身,從血泊中拾起方才不慎掉落的懷錶,小心翼翼地放回口袋。 「啊啊……哈……啊……」 左右推開木門,少年未停過的瘋狂笑容,無視離門有段距離的部下們,略為踉蹌地離開教堂。他的部下在他離去後,隨即進入進行處理與清潔的動作。從以前到現在,部下們所做的事情就只是負責包圍現場與善後。 ────因為,沒人想在混亂之中被發狂興奮的少年殺掉。 「嗚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」 完美達成任務的少年並沒有立刻返回他該去的地方,努力穩住步伐,殺戮帶給他心理的滿足與生理的高潮,單手扶住牆壁以支撐重心。殘殺過程中已不自覺勃起射精過的下身,又再度射了一次,若少年沒有靠著牆,可能就會因高潮時的愉悅感而倒了下去。 少年從口袋裡取出懷錶,像禱告般。 「爺爺、爺爺……我做得很好……請、嗯啊……請給我獎賞……」顫抖發笑的唇角,興奮的熱汗隨下巴弧度滴落。 這場殘酷的婚禮屠殺(Wedding Massacre)很快地震撼各地的黑手黨。 僅僅一個年輕男人執行的殺戮活動。 『MAD DOD』───這是黑手黨之間對於這未知的神秘少年所給予他的名稱。 「嗯……Gian Carlo……Gian……」咬牙,嫣紅渲染深紫羅蘭,濡濕他的雙眼。 脫掉手套,白淨的姆指用力抹去懷錶不慎沾染血液的部分。 隨著指頭的動作,抹淨的錶身出現一排刻畫整理的漂亮字體。 ───Di.Bondone B.現在式 「Giulio,再一下就可以開飯了,你先擺餐具吧?」 「好的,Gian先生。」 「呵呵……不是說了不要加先生嗎?你看你又忘記了。」 「啊……對不起……」 Gain輕笑搖頭,示意自己並沒有責備Giulio的意思。長手取過放在瓦斯爐旁邊的料理用紅酒,加到平底鍋裡,鍋中的漢堡排煎地滋滋作響,牛絞肉加入紅酒,散發促進食欲的香味,Gian蓋上鍋蓋,讓紅酒揮發的香氣能夠滲入漢堡排,順便悶熟漢堡排的中心部位。 這段時間Giulio負責擺放餐巾布與刀叉等餐具。 放上兩只香檳杯與一瓶剛從冰箱拿出的上好香檳。 盛盤,上桌。 「好好吃……」用叉子切開柔軟的漢堡排,Giulio叉起其中一塊,香甜肉汁的芬芳充滿整個嘴裡。 即便不用放到口中,Giulio也能知道這漢堡排的美味,因為Gian常常做給他吃,每一個步驟都親自動手的、他最喜歡的、Gian特別為他所做的肉類料理。水煮甘藍吸入從切口流出的鮮美肉汁,柔和不刺激的薄薄鹹味及撲鼻的的淡淡紅酒香。 「Giulio。」Gian喝口香檳,舔舔嘴唇,叫喚坐於對桌的男人。 「是?Gian先生?」被點名的他抬起頭,帶著疑惑的眼神。 「覺得好吃嗎?」蜂蜜色的微笑。 「是的……」微羞澀的紫色笑容。 這樣平穩快樂的日子,究竟能維持多久? 彼此的身份不只是普通的黑手黨,更是組織第二代首領與其下的幹部。 活在槍口與刀尖上的生活。 吶……可不可以告訴我? ───你會握緊我的手,和我一起走到盡頭嗎? C.過去式 「……」 翻轉手裡的邀請卡,少年閉起自己的雙眼。他呼吸空氣裡的寧靜,默念邀請卡上印著的名字,腦中不斷重覆播放前幾天看過的黑白照片。那一張張的照片鮮明地印在他的腦海中,即使知道婚禮中一定也有小孩子,但斬草必須除根。 點點白雪飄落,無聲地落到他的頭髮,沾濕漂亮的髮絲。 他嘗試伸手接住其中一個雪點,但當白雪掉到他的手心中時,瞬間被黑手套吸收,有些悻悻然地握起手掌。既然來到這裡,就表示已經沒有退路了,他必須完成自己該做的事,不能讓從小到大都十分照顧自己的祖父及BOSS對自己失望。 用力地握住口袋裡的硬物,少年輕嘆口氣。 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,胸口有股莫名的騷動讓他靜不下心。 要去〝那座教堂〞看看嗎? 說不定心情就可以平復下來也說不定? 去嗎?不去嗎? 少年在道路旁來回走動,他知道只要去心裡所想的那座教堂,說不定有機會可以見到自己想見的人。即便只是遠遠眺望著他也好,他就想見那人一面,讓自己的心再度回歸到平時的冷靜。那麼問題回到最初,去嗎?不去嗎? 『Gian!』 「……?!」 那個單音節的字令少年不自覺地打了個顫,好像電流迅速竄入他體內,藉由血管跑遍他的全身! Gian Carlo……Gian…… 『等我一下啦!』 「咦……?」 身後爽朗的聲音與加速奔跑的腳步,少年回過身的下一刻,一抹金色劃過他的面前。 ───不可能…… 那瞬間時間彷彿放慢速度,錯身的同時,金髮少年蜂蜜色的瞳孔和他紫羅蘭色的雙眼相交,帶著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笑容。少年幾乎可以聞到那人身上特有的味道,多想伸手抱住他,但……現在這麼做……能夠被接受嗎? 少年想開口叫喚,可當他的聲音剛來到喉頭,他猶豫了。放在懷裡的婚禮邀請卡和蝴蝶刀,無聲地提醒他此時該準備做的事。鎖在喉嚨裡的話語,怎地也擠不出嘴巴,心中喊過無數次的名字,那曾在無數夜裡,自己躲在棉被中不停叫喚的名字。 可以碰觸他嗎?可以叫他的名字嗎?現在的我……有資格嗎? 用這雙沾滿血液的手,用我不擅長的語言…… 可以用這副骯髒污穢、連我自己都非常討厭的身體去擁抱他嗎……? 少年放棄了,他遠遠地看著那名金髮的少年和另一人越走越遠。 白雪無聲地飄落,落於他的眼角,融化成眼淚般地隨臉頰弧線滑下。 「啊啊……」少年閉上眼睛,露出了苦笑。 會再見的吧?會再見的吧?我們會再見的吧……? 下一次,我能夠勇敢地站在他面前,用我的嘴唇叫他的名字嗎? 他倏地睜開紫羅蘭色的雙眼,握緊口袋的蝴蝶刀,轉身。 高瘦的他背對金髮的他,走上另一條路。 ───悄悄地,只屬於自己地,再度將那名金髮少年的一切牢記在心的深處。 D.現在進行式 「Giulio……」 「Gian先生……」 Giulio將沾在姆指指腹的巧克力抹在Gian的嘴唇上,試探地舔了舔,再稍微放膽地親吻著。彼此柔軟的舌尖交纏,甜膩的液態巧克力混著分泌物的甘美,讓原本清晰的腦子似乎也混合那甜味融入對方的吻裡與身體。 巧克力的甜美中混入眼淚的苦澀…… 不捨的、痛心的、感謝的、深沉愛慕的…… 好喜歡您…… 已經喜歡到隨時都會哭出來…… 這份滿溢出來的愛戀已經快要將我逼瘋。 同是DOG的我們,互相傷害又互相舔舐彼此的傷口……? 最後是我吃掉您?還是您吃掉我呢? ───又或者是……? 「Gian先生……Gian先生……」 「Giulio……過來我這裡……」 Giulio的下身輕緩地律動著,小心地不使Gian吃痛。Gian輕擁彎下身的Giulio,悄聲在他耳邊要他再靠近一些。Giulio在哭,混在巧克力的甜味與他溫柔的微笑裡,一點一滴,快要讓他融化的細碎哭聲。他知道的,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很寵愛這隻常無所適從的狗狗。 「Gian先生……Gian先生……」 淚水滴落Gian的胸口,Giulio本想伸手擦拭,但Gian阻止他這麼做。耳朵聽見的是寵溺的話語,一聲一聲地,Gian總是用單純不矯揉造作的言語告訴他,他是被他重視的。Gian吻掉Giulio的眼淚,露出了彷彿在對他說『真是隻可愛的笨狗狗』的笑容,Giulio情不自禁地抱緊Gian。 可不可以再給我更多更多? 您願意原諒我的貪心嗎……? 在我的視線中,一切都是紅色…… ───Gian先生…… 「Giulio……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」 「……?」 交歡過後,Giulio側躺著與Gian對看,Gian疼愛地搔搔身旁那人的柔軟紫髮,沙啞地問道。聽見問句的他眨動紫色雙眼,說實在話,他還真記不得今天是什麼日子。 Gian先生一大早和Bernardo請假,說今天如果沒有事情的話,想要和我一起放一天假,平常做事謹慎的Bernardo在翻閱過桌曆後居然馬上答應。之後我和Gian先生回到這間公寓,他做漢堡排給我吃……兩人一起泡澡完後,Gian先生拿出巧克力,放入口中再和我接吻…… Giulio因為思考事情而稍微側頭的模樣,被Gian盡收入眼裡。 Gian露出惡作劇的笑容,往前鑽進Giulio的懷中,親吻他的胸口。 「Gian、先生……?」 「你看,你果然忘記了!」 Gian拉過Giulio的手指輕舔,上面還殘留巧克力芳香醉人的氣味。Gian含著Giulio的指頭,不時用舌尖逗弄,吞吐的聲音及舉動令人不禁聯想到口交的動作,Giulio漲紅臉讓Gian舔吻指頭。正當Giulio想開口說些什麼時,Gian吻住他的嘴唇。 ───Buon compleanno. My MAD DOG. 「生日快樂,我的MAD DOG。」 「咦……?」 一個不算陌生的名詞,不過若沒人提醒,Giulio本人真的忘得一乾二淨。記憶裡自己得到『MAD DOG』這個稱號的那天……似乎也正好是自己的生日,殺掉婚禮上的那些人,他趕忙回家換上筆挺的西裝,祖父替他準備的慶生晚宴可不能遲到。 不過再怎麼說……那都是記憶裡的事了。 一件只要不去回憶,就不會主動想起的事。 「Gian先生,您還記得嗎?之前您在監獄裡問過我,我們是不是有見過。」 「啊……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吧,我記得你說我們曾在街上遇過一次?」 「是的。」 Giulio指得是過去五人都還在監獄裡,Gian曾找自己搭話一事。雖然當時Giulio口中對於Gian完全不記得兩人見過面感到不在意,事實上他曾消沉好一陣子。兩人前後共見過兩次面,但卻只有Giulio單方面記得,老實說……任誰都會感到失落的吧? 「那一天……正好也是我的生日,能夠遇見您……那個……嗯……」Giulio修長的手指輕劃過Gian的金黃髮絲,他抿了抿薄唇,沉穩而肯定地說「對我來說,那是我收到最棒的禮物。」 聽此,Gian露出苦笑。 真的是隻可愛的笨狗狗啊…… 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人不會去記得的小片段,為什麼他會記得一清二楚呢? 不過也就是因為這樣,自己才會這樣疼愛他吧? 「原本昨天就打算送你巧克力的,但是因為今天想放假,所以一忙就……」Gian抓抓頭。 「咦……Gian……先生……!」他突如其來抱住Gian,眼淚又再度不受控制地流下。 Gian沒有掙扎,安慰似地來回摸摸Giulio光滑的背脊。 「Gian先生,謝謝您……謝謝您……」 「Buon compleanno,Giulio……My Darling……」 輕輕地,兩人的唇瓣再度碰觸。 悄聲地說著我喜歡你。 手裡緊握刀身的我。 跨身黑與白的我。 如今只為您而活、為您而殺的我。 一直以來,我都以為我的世界只有紅色。 但碰觸到您的那刻起,您確實改變了我的世界。 由衷感謝。 屬於我的、豔紅裡的金色。 ───只屬於我的、Lucky Dog. -------- 閒談: 這次來捏造啾哩歐得到MAD DOG的稱號的事件XD 這個事件之後會在年下組的文章裡再提到XD(沒錯~是年下組!XD 我覺得啾哩歐一直都處在紅色與黑色的世界裡,或許穿黑衣和紅色大衣是為了血噴在身上還看不見!XD(喂!) 不論閉眼或睜開眼睛都是紅色,單調的顏色、刺眼的顏色、令人心跳加快、充滿不安瘋狂的顏色。 〝手裡緊握刀身的我。 跨身黑與白的我。 如今只為您而活、為您而殺的我。〞 其實由我眼裡看見的啾哩歐,就真的是跨身在白與黑的中間 不論是平常的他,或是狂犬的他 或是明明不是黑手黨的他,卻擔任黑手黨的幹部。 充滿矛盾與可憐的狗狗XD(為什麼你在笑!!! 啾哩歐在從教堂離開時,嘴巴喃喃叫著醬的名字 也是因為他在前去時~又看見了醬一次XD 然後我一定要說的就是…… 雖然那個情境還是我捏造的啦~(揍 但在最後一段裡,寫到的那個醬在獄中問啾哩歐已經是不是有見過 醬真的在遊戲裡有問!!好像是在獄中第二天還第三天吧…醬找啾哩歐講話XD 雖然醬本人不記得了XD 醬:我們之前是不是在哪邊見過啊? 啾:有的,曾經在街上見過一次 醬:抱歉,我不記得了 啾:是,沒有關係。 看到這邊我都揪心了!!啾哩歐!!!!!!Q0Q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 Giulio!生日快樂! 請和Gian一起體會更多更多的幸福吧!! 最後的最後: 我要開始準備動工寫出本文了…Orz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