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n't lost Luck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7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雨.念【聖誕賀文】(Giulio x Gian)

※和聖誕節無關的聖誕賀文!XDD ※可搭配這篇文看喔ˇ(連結已做好)→阿雪的年上組ˇ ※架空文。←非常重要!!!!! 本來不應該相遇的。 可時間如果重來,我卻仍然會作一樣的選擇。 「…………」面無表情地將銀瓶裡的酒液倒入眼前的玻璃杯中。 年輕的調酒師謹慎地將玻璃杯放置在吧台的客人面前,不忘在杯底放枚紙墊。 傍晚刻意被調成昏黃色的燈,透過大片的乾淨窗戶,從外圍便能看見裡頭散發出不刺眼的溫柔光亮。這座咖啡廳位於街角,蓋在用純黑磚塊蓋成的公寓一樓。店裡的擺設簡單典雅,每天都有不少客人進出這間咖啡廳,享受熱鬧市區裡難得的寧靜。 坐在吧臺旁頂著一頭紅髮、正叼著菸挑唱片的高大男人是咖啡廳的主人,因為長髮的琴師慣性胃痛又犯,咖啡廳主人正在找合適的黑膠唱片。調酒師用淡漠的眼神示意服務生過來,少年服務生皺起眉頭拉鬆領間的領帶,他總覺得這顏色根本和他的灰藍眼睛不搭配。調酒師特別在桂花茶裡放入幾片橘皮,要服務生端給因胃痛而伏在琴邊休息的眼鏡琴師。 夾著菸的指頭拉過唱盤針,輕放在膠片上。 針頭在黑膠片轉過幾圈後,女歌手沉穩的歌聲便自大喇叭裡流洩出來。 一切似乎都與平常無異。 將氣息融入逐漸轉暗的天空。 當時針指至十一這個數字的同時,Ivan正好洗完最後一個湯碗,他甩甩手從廚房走出來,嘴裡不忘提醒今天負責關店的Giulio要確實確認門鎖好,他拿起自己的外套,又再三叮嚀Giulio才離開。由於稍早Luchino已經送不舒服的Bernardo回家,此刻店裡只剩調酒師一人。 〝噹喀喀噹───〞 木門上掛的串鈴打破此刻的寧靜,Giulio的雙眼有些慵懶地望向來人。訪客先看看掛在鋼琴邊的古鐘,確定已經到了要關店的時間,才帶著開心的笑容搔搔他那頭美麗的金髮,把這邊當自己家地直接一屁股坐至吧台前。 只在關店時分才光臨。 這一直都是這位客人的習慣。 「晚安,Gian先生,今晚想要喝點什麼呢?」調酒師問。 「嗯…………伏特加不加水和冰好了。」訪客輕鬆回答。 Giulio的唇角含住微笑,明明就知道這位客人每次都點一樣的飲品,但Giulio卻從不忘記再次詢問。高瘦的身影轉過身,不從龐大的玻璃酒櫃中取酒,而是蹲下身從底層的櫃子取出雪樹伏特加。拿過一只剔透的高腳杯無聲地放於Gian的眼前,俐落地注入頂極美酒。 「喔?和我上次喝的不太一樣呢。」笑著,他說。 「前些日子從俄羅斯直接送來的。」他輕聲細語。 〝喔───〞 訪客恍然大悟地發聲,隨即執起杯子,湊近嘴邊之前,不忘淘氣地對酒吧另邊的調酒師舉杯。 Giulio自己也想不太起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自己就對眼前的這個人特別優待。記得兩人的相遇是某個下雨的夜晚,這個金髮蜂蜜眼的年輕男人就像現在這樣,點了杯不加冰的伏特加,直到Ivan出聲趕人時才離去,因為那位客人的關係,讓負責杯子清潔的Giulio無法準時下班。 再度遇見他,是在隔幾天的回家途中。 同樣傾盆大雨,一個倒坐在暗巷內鐵皮垃圾桶旁、垂著頭的金髮男人。 『喂……可別就這樣裝作沒看見我。』 『…………』 一隻濕漉漉的手抓上Giulio的手腕,帶有淤青的唇角吐出沙啞嗓音。 十二點的雨聲衝突。 闖入彼此世界的兩個人。 「這酒真好喝。」Gian放下酒杯,貪戀地舔了舔嘴唇。 「呵……您喜歡就好。」Giulio又於杯中倒入些酒液。 他們會接吻、擁抱,有時更甚至是做愛,他想他們應該是在交往的,但兩人從不會說『我愛你』,偶爾Gian會坐在店外的木製涼椅上等他下班,兩人再一前一後地走回他在市中心買的公寓房間。房間雖不算非常大,但備有衛浴設備和廚房吧臺,是很適合小情侶或新婚夫妻居住的新公寓。 「……」 安靜地坐到Gian身邊,Giulio選擇替自己倒杯蘇打水,他不是不能喝酒,而是不喜歡喝酒。為此Gian還曾開他玩笑地說『原來是個不喜歡喝酒的酒保嗎!』說來或許真有點好笑吧?Giulio當時似乎也和Gian一起笑了,笑得很開心很開心。 Gian微傾身,令自己的頭可以剛好倚靠Giulio的肩膀。 兩人就維持相同的姿勢許久未交談,任憑時間從他們身旁流逝。 「走吧?」 「嗯。」 冷不防,Gian發聲,Giulio也馬上有所回應。彷彿有絕佳的默契般,即使不點破話語中的主詞,彼此心裡大致上也都有個底了。Giulio接過Gian遞來的空酒杯,起身返回吧臺裡,迅速地洗淨兩個玻璃杯,請Gian先到店外等待,確定店內一切都沒問題,Giulio熄掉店裡的燈,鎖門。 隨後,兩人一前一後地往市中心移動。 一如往常。 * 「嗯啊……Giulio……」 「哈啊……Gian……」 斷斷續續的喘息聲,Gian俯臥著,臉埋在枕頭裡。Giulio伏在Gian像貓般弓起的背上,薄唇親吻金髮下的耳廓,Giulio的左手繞過Gian手臂,修長指尖先搔弄一下Gian胸口的粉紅蓓蕾,再轉而用手指輕掐住。他呼出的氣息刺激Gian的耳背,替Gian帶來陣陣的快感。 關起公寓門的下一刻,兩片嘴唇立刻碰觸,舌間津液交換的甘美與逐漸升高的體溫。Giulio單手捧住Gian的後頸,空出的手不忘謹慎地上防盜鎖。走往床鋪的一路上,他們邊持續激烈的吻邊脫去彼此略嫌礙手礙腳的衣物,然後又在柔軟的床上吻了好一陣子。 額頭靠緊Gian的肩窩,Giulio的右手扶住Gian的腰枝,緩緩地將自己的下身推入Gian的體內。放進時兩人都流露出滿足的嘆息。隨Giulio腰部規律的動作,Gian抓緊枕頭悶哼著,沒有高亢呻吟,沒有所謂哭喊,沒有任何香水交纏的碰觸,有得只是再純粹不過的吻點。 汗水融合,一次又一次地用不同姿勢放縱自己在這個只有對方的夜晚。 〝唰啊───〞 浴室裡熱氣蒸騰,熱水沖刷少年高瘦卻帶點肌肉的身軀,洗髮乳泡沫滑下髮際,他深紫羅蘭色的雙眼不經意瞥向鏡面,迷霧的曖昧模糊讓他有種看見自己似哭似笑的表情,唇邊勾勒抹苦笑。關掉蓮蓬頭的水,隨便套件牛仔褲,他扭開浴室的門。 拉起掛在脖子的毛巾,默默地坐到床邊擦頭髮。另一名和自己分享床鋪的人彷彿還在熟睡,他抿著薄唇仔細端詳那金髮下的睡顏。不知道這麼說正不正確呢?那人其實是很漂亮的,細緻的五官裡總有惡趣味的孩子氣,但又不可否認仍帶著身為男性眉宇間的英氣。 指頭撫過白皙肌膚上點點瘀青,為此Giulio並不意外,但Gian不主動說,Giulio也就從不發問。 「Gian先生……」輕輕柔柔地,不經意般地自唇裡流露出的叫喚。 怕驚擾小動物般,Giulio無聲無息地彎身靠近Gian。 ───留下一個不帶任何情慾的、純粹的吻。 * 「……」 伸手至頂上那排專門放置的銀架,從中取出一個玻璃杯,俐落地將之倒轉過來,Giulio僅用眼角餘光便能得知第幾排還剩下幾個玻璃杯。第二桌的客人要心碎夏威夷、第五桌的客人要一杯長島冰茶,Giulio單手夾住好幾支酒瓶,有條不絮地排在自己眼前。 倒入二分之一盎司的伏特加、蘭姆酒、龍舌蘭、野草莓香甜酒、檸檬汁、果糖,正當他準備將白柑橘香甜酒也倒入搖酒器時,突然覺得褲袋傳來一陣麻。放下酒瓶,先看了看站在琴邊和琴師搭話的老闆,假藉要去廚房的冰箱拿長島冰茶所需的可樂離開吧台,他快速邁入員工室並接起手機。 「喂?」 『是我。』 即便透過手機,Giulio也立刻就分辨出聲音的主人是誰。背靠著牆壁,手順勢將瀏海往後梳。 『嘿嘿,總覺得有些寂寞啊。』是錯覺嗎?Gian的聲音聽來有些虛弱。 「我正在忙。」話語裡沒有任何一絲不耐煩,Giulio微微嘆了一口氣。 『…………之後打給我。』經過許久的沉默,Gian才又再度說話。 「一定會打,等我。」Giulio說完,手機另一端便先行掛斷通話。 Giulio重新回到吧臺邊,注入二分之一盎司的白柑橘香甜酒和冰塊,有力的雙手便開始搖晃起搖酒器。琥珀色液體倒入酒杯中,他再加八分滿的可樂。作好長島冰茶與心碎夏威夷兩杯酒品,放在托盤上,手指自然地拍下出餐鈴示意Ivan出餐,整個過程都像精密的機器一樣從不出錯。 平凡無奇的生活。 每天的每天,重覆同樣的動作。 『您撥的電話將進入語音信箱───』 「……」 Giulio結束通話,晚餐時分他遵守約定,也像現在撥了好幾通電話給Gian,卻始終無人接聽、直接進入語音信箱。從下午五點到深夜十一點,整整六個小時都沒人接聽或回電的手機號碼,令Giulio不禁反常地感到有些焦躁,不,是從Gian逕自掛斷電話起就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。 「喂,Giulio,今天我幫你關店吧。」 「…………?」 Ivan把拖盤隨意放在吧台,臀部一半坐在台前的圓椅,左腳靠在椅子下方放腳的椅架,另一隻腳則穩穩地站在地板。Ivan單手支撐下巴的重量,微蹙眉地丟出這麼一句話。調酒師以不解的挑眉代替發言。藍髮服務生沒好氣地搔下鼻頭,再度開始說起話來。 「拜託,你也不看看你從今天下午講完電話後,就一直顯得很沒精神!」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 原來今天下午偷偷跑去後頭講電話時,被Ivan看見了嗎?既然如此,他更應該有理由要自己明天幫他關店,怎麼會是反過來的狀況呢?又,這小子看來也不全然像外表一樣大剌剌,居然能察覺到自己努力掩飾底下的不尋常。 「你就去做你想做的吧!」 「啊……可是……」 「就別再可是什麼了!」 說道,Ivan催促著Giulio,拗不過他,調酒師用眼神表示道謝,拿起自己的外套與圍巾離開店裡。 * 可曾想過,自己在別人心裡是怎麼樣的定位? 或許對現在的Giulio而言,這正是思考這麼一個問題的好時機。 「……」 趴在床邊凝視此刻佔用自己床鋪的人,Giulio咬了咬下唇。Ivan今晚接下關店的工作要自己先離去,撥打第二十四通電話後,Giulio放棄再撥打的舉動。後來在公寓發現倒臥在自己房門前的Gian,看來像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頓,臉頰和唇角上有許多新舊的傷口和瘀青。 ───『別去醫院』,Gian在Giulio擔心地叫喚好多聲之後,才短暫地擠出幾個字。 替Gian作完簡單的包紮與上藥,Giulio便趴在床邊看護昏睡不醒的Gian。由於對方一直沒接電話,Giulio本想直接去找Gian本人,但盡可能搜尋腦袋的每一角落,Giulio這才發現自己對『Gian Carlo』這個人的瞭解居然這麼少! 他不知道他住哪裡、他不知道他的家庭狀況、他不知道他的興趣、他不知道他喜歡吃些什麼、他不知道他喜歡什麼顏色、他不知道他平常都在忙些什麼、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混身傷、還有其他好多好多………… 更甚至是───他不知道他究竟愛不愛他。 * Gian離開了。 帶著他的記憶從他的世界裡消失。 「……」他如同以往地靜靜站在吧台後方。 沐浴在都市中難得的寧靜裡、咖啡廳鵝黃的光線裡、自大喇叭悠揚而出的音樂裡。 ───沉浸在從未有過的寂寞裡。 照慣例Luchino與Bernardo先行離開店裡,為了還Ivan上次代替他關店的人情,今天由他來負責關店。他高瘦的身影站在酒櫃前,擦乾淨每一個玻璃杯,心裡默算著高腳杯的數量。忽然,他放下手中的杯子,自玻璃櫃底下的木櫃取出一只酒瓶。 那瓶專只為那人留下的伏特加。 注入自己的透明杯中。 輕啜一口。 酒液辛香順口的甜味滑入食道,化作芬芳傳回舌尖。 不是不能喝,而是不喜歡喝。 第一口。 『這酒真好喝。』 「是啊,Gian先生。」 第二口。 『嘿嘿,總覺得有些寂寞啊。』 「您在哪裡?我過去找您。」 第三口。 『我想見你。』 「我也想見您。」 Giulio閉著眼,於腦海中勾勒Gian的笑容和說的話,溫柔地與記憶裡的Gian一來一往對話。 Gian離開了。 帶著Giulio的記憶從Giulio的世界中離開了。 那晚傷痕累累的Gian睜開眼,輕撫過Giulio的髮絲。 Giulio也馬上抬頭,扶著Gian坐起身。 Gian伸手抱住準備去端粥的Giulio,不准他離開。 『Gian先生?』 『就暫時留在我身邊吧……』 他抓緊了他的衣物,既然Gian不允許自己離開,那麼自己也就順應他的心意留下。Giulio的手緩慢地回抱緊Gian。因為這個姿勢他無法看見Gian的表情,僅能從Gian抽搐間斷的呼吸中判斷Gian正在自己的懷中哭泣。 對兩人而言,此時是最好、也是最恰當的時機去思考『自己在對方心裡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。』 『Gian先生……我……』我在您心裡究竟是什麼樣的地位? 『就這樣吧,Giulio……』現在的你是無人可以取代的存在。 Giulio不再說話,Gian也跟著保持沉默。 這一夜像張照片那麼靜。 兩個少年持續著擁抱彼此的姿勢,許久都未動一下。 然後,Gian離開了。 帶著他的記憶從他的世界中消失了。 打再多通的電話都沒有人接,就像人間蒸發般消失足足快三個月。 如果當初自己在Gian說寂寞的當下,就立刻衝出去找他的話,那Gian現在是否就會仍坐在自己的眼前點杯不加水或冰的酒?如果當時緊握他的手,Gian現在是否就不會像隻獲得自由的鳥般再也不飛回來?如果能再給予更多的事物,Gian是否就會留下了呢? ────如果兩人當初沒有相遇,那自己是否就不會這麼難過? 「Gian先生……Gian先生……」雙手環握緊玻璃杯,Giulio不自覺地重覆呼喚。 本以為您的離去,我可以裝作很瀟灑,怎知竟是更加深沉的─── 一滴、兩滴……如同窗外的雨點,眼淚從深紫瞳仁中滑落,沾濕他的臉頰。 所幸已經到了關店的時間,Ivan、店裡的廚師及工讀生都已經先下班,馬路上也幾乎沒幾個路過的行人。即便有,大家也都自顧自地撐傘、加快腳步往回家的路途走去。Giulio並無花太多心思去注意到底有沒有人往店裡看,更何況店門口都放上〝CLOSED〞字樣的掛牌了。 一個大男人站在酒吧裡哭,會是多麼滑稽的景象呢? 會在關店時間光臨的顧客已經不再上門。 留下一個仍等待他點酒的調酒師。 置杯,用兩手捂住雙眼、咬緊下唇。 某種未曾有過的懊惱與情緒無聲無息地催促著他。 離開美國的義大利移民區,拒絕美國老家的安排,一個人隻身來到日本東京,念研究所、工作,即使老家每個月都匯豐厚的生活費過來,但他卻將除了買公寓之外的錢存在另個戶頭裡,完全靠自己賺取的薪水過活。那段獨自渡過的日子,遠比不上此時此刻的無助感。 「Gian先生……嗚……啊啊……」算了,就乾脆大哭一場吧! 讓能夠所想得到的、能夠感受到的,都通通融進黏滑低冷的孤獨之中吧! 〝噹喀喀噹───〞門上串鈴奪走他的哭聲,他迅速放下手,本能地往門口看去。 不可能。 當你這麼想時,它就偏偏是有可能。 「什麼嘛!看來你也不盡然討厭喝酒嘛!」訪客先看看他,再將目光轉往牆邊的古鐘。 沒變的光顧時間、未改的笑容。 「啊啊……」這是幻覺嗎……?為什麼會如此真實。 好想見您、好想見您、好想見您………… 當您出現在我面前時,卻又真實地讓我不敢去擅自相信。 「怎麼在哭……?」來人的手指先揉揉自己唇角的瘀青,走往吧台。 訪客渾身雨水的氣味,笑盈盈地。 Giulio對上一雙琥珀色的瞳孔,昏黃燈光的陪襯下更顯得耀眼奪目。 兩人之間隔著吧台,彼此注視對方的雙眼好一會兒。 倏地,訪客不避嫌大膽握住Giulio的手。 『喂………』 『…………』 「啊……!!」 手指上有力的碰觸,瞬間讓Giulio覺得有種觸電的刺麻感。從接觸的那一點開始,對方低冷的溫度像電流般以極快的速度奔流每條血管、飽漲每個細胞。過去兩人的相遇場景、初次擁抱、接吻,第一次一起過夜的親密接觸……如一張張幻燈片快速閃過Giulio的腦中。 對,不論何時這個人都是這樣。 像一陣突如其來的暴風雨般,給予他無法抗拒的強力震撼! 那衝擊令他霎時忘記哭泣,發愣似地盯著抓住自己手的人。 「呵……」客人不捨地、輕笑地「喂……可別就這樣裝作沒看見我喔。」 ───……! 本來不該相遇的。 可時間如果重來,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。 怔了怔。 Giulio闔起雙眼,同樣微笑,回握住那雙有力的手。 抓緊那彷彿被擁抱住的安心感。 ───晚安,今晚想要喝點什麼呢? 調酒師含住微笑問。 「嗯……這個嘛……」訪客惡趣味地側頭假裝想了想。 蜂蜜色的笑容。 ────伏特加不加水和冰好了。 ------------- 閒談: 嗯…我終於把LUCKY DOG1寫成架空了XD(喂!) 這篇和阿雪的文章有搭配喔!OwO年上組超萌!XD*姆指*) 總覺得這樣的他們也好棒啊XDD 重點用條列式好了XD 1.因為這裡的Giulio以前並沒有見過Gian,所以會比較偏向狂犬淡漠的感覺 2.從遊戲中可得知Giulio的手腕很有力,由他來當須要手腕有力的調酒師很適合 3.貝桑當琴師真的是太適合了!很有畫面XDD 4.文裡Giulio調的酒是長島冰茶,是種烈酒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家試作看看。 5.Ivan少年很貼心 6.之後應該會再寫一篇,Gian視角 7.雪樹伏特加是很頂極的酒 8.文中兩人的對話,部分和加藤ミリヤ的SAYONARAベイベー重疊,有其原因。 大家聖誕快樂喔!!XDD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