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n't lost Luck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7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Love Forever】(Giulio x Gian)

搭配歌曲→加藤&清水翔太-Love Forever 能夠認識您,真的是太好了。 即使難受,但能夠認識在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您…… 真的是太好了。 * 「可別逃唷……再多一點……哈啊……」 一名十六、七歲的少年從喉嚨發出薄薄笑聲,深紫羅蘭色雙眼靜靜燃燒瘋狂的火燄。為追求更多血腥而顫抖的手握緊蝴蝶刀,他一步步走向那些想努力逃離虐殺的男人們,踩著貓步,少年輕盈無聲地移動著自己的步伐,纖細瘦高的身軀閃過每一發那些男人回過身打向自己的子彈。 走了一會兒,少年忽地邁開長腿!! 他壓低身體往前奔跑,彷彿一隻發狂的狗般以極快的速度追上男人們! 每張又驚駭又訝異的表情映入他毫不意外的紫色瞳面。 薄唇浮現的妖異笑容更深,如同狂犬捕獲獵物時,亮出皓白殘酷的尖齒。 〝唰──〞空氣被銳利物品割開的聲音。 那群男人在銀亮刀身劃過的下一刻倒地,少年抽掉黑得發亮的皮手套,彎下身,伸出指尖,碰觸從完整切口奔流出的紅液,將其靠近自己的嘴唇,柔軟舌尖享受蘊含鐵鏽的滋味。即使這一切都在自己的預想之內,卻總是不會失去它的新鮮感。 不,與其說是新鮮感…… 倒不如說是種更深沉地、來自身體裡最初的原始渴望。 「啊啊……哈哈……」 停不住的興奮,血液腥膩撲鼻的味道,充斥鼻腔換來更加無法控制的快感。由溫轉涼的液體、屍體逐漸僵硬的觸感……伴隨自己用蝴蝶刀割下人皮的動作,這副因歡愉微微發顫的身軀,堅硬勃起的下體在自身未察覺的狀態下射精,思考能力也早已被一波波比擬高潮的滿足所淹沒。 雖然生理感到滿足了,但他心裡清楚知道。 自己常會在這之後,獨自回到房間裡,選擇不點亮任何燈光。 背部倚靠門板,慢慢蹲下身。 任憑黑暗靜謐地悄悄著擁抱自己。 ずっと孤独だった 壊れた心のドア 夜に怯えた 部屋でうずくまってた 一直都是孤單一人 心中的門扉早已毀壞 在夜裡膽怯著 蹲在房間裡 並非後悔或懼怕。 只不過內心總會感到莫名空虛。 像吸毒者已經習慣這樣的劑量,下次會渴求更多。 「Gian、Gian……Giancarlo……Gian……嗚……」 有時這名少年會在夜深時分潛進被窩裡,美麗的身型蜷曲成一團,純白的羽毛被完全覆蓋住他,替他遮掩類似喘息、又像哭泣的破碎聲音。彷彿像喉部及肺葉被子彈打穿,從中勉強擠出的嗓音,斷斷續續……難以組織成一句話的隻字片語。 シーツに顔をあて叫んだ 言葉にならなかった 被單蓋著臉喊著 卻無法用言語表達 * 「啊啊……嗯……」 Giulio緊抿雙唇,硬生生忍下想沾起血液舔舐的衝動,香軟的紫色髮絲因噴濺上血液而貼至臉頰,不屬於他的血液與他流出的汗水融合成另種鹹苦的液體,劃過形狀好看的面容後滴落。沾染鮮血的手指數次想靠近嘴邊,理智又同時間在腦中嗡嗡作響,大聲地對他喊道:不能這麼做。 Gian先生現在正和Bernardo在DAIVAN與芝加哥來的黑手黨談判,已經成為CR-5心臟的Gian先生已經不能再像之前那樣隨時和自己一起行動,Giulio知道自己勢必要有所改變。現在已經不是能夠只要顧著『殺掉任務目標』這項工作就足夠的身份。 必須要有所改變……不能成為Gian先生的負擔、替Gian先生製造新的麻煩。 兩人終於再度相遇,不能讓這條可稱為奇蹟的線再次斷裂。 Giulio沾滿紅液的手伸進黑大衣口袋裡,拿出一顆紫色糖球,發抖的指頭嘗試好幾次才順利打開包裝。閉起眼睛專心品嘗糖球的滋味,Giulio背部緊靠小巷的紅磚牆,反覆調整自己的呼吸頻率,隨糖果在舌尖融化成透明一片,腦子終於冷靜下來,他用絲質手帕大致清潔過後,手插進口袋裡。 手指頭碰到一些硬物,他淺淺地微笑。 大衣口袋裡裝滿繽紛的糖球,這是Gian特別為了Giulio放進去的。 小小地、貼心的舉動。 『Giulio,當你覺得自己又變奇怪的時候,就吃糖果吧!』 「是,Gian先生……呵呵……」他笑著,又再吃了一顆橘色的糖。 迷わず何もかも捨ててきた こんな私を愛してくれた 不再迷惘丟棄一切 深愛著這樣的我 * 「Gian先生……」 「啊啊……Giulio……嗯啊……」 Giulio從後面進入Gian的體內,腰部規律的動作換回一聲聲叫喊名字的甘美喘息。Giulio試著在Gian光裸的背上留下斑斑玫瑰色點,雖然笨拙不熟練,卻也留了好幾個吻痕。小心慎重地留在衣服可以遮蔽的地方───即便Giulio心裡其實非常想留在所有人都能馬上看得見的位置。 濃烈的佔有欲。 從指尖接觸到肌膚的那一點開始,像有毒的香水般揮之不去。 強烈的熱情、停止不了的碰撞。 ───多希望只屬於我一個人。 兩人同時達到高潮時,彼此的呼吸重疊。 屬於男性特有的分泌物味道飄散在空氣中。 「Giulio……」 「Gian先生……」 Giulio俯臥在Gian的身上,心跳加速的胸膛緊貼Gian佈滿細汗的背脊。Giulio的額頭自後方緊靠Gian的肩窩,薄唇呼出的喘息一再刺激Gian的肌膚,令Gian起了些微雞皮疙瘩。不久,Giulio輕吻金色髮流下的耳廓,再輕慢確實地吻著Gian的後頸。 這樣的接觸還能夠再更多嗎? 接吻、擁抱之後……想要求更多的話,就只剩下靈魂合而為一了嗎? 「Gian先生……我喜歡您……」 「吶,Giulio……不是說了,不可以加“先生”兩個字嗎?」 並非責備Giulio的口吻,Gian有些沙啞的嗓音夾雜寵溺與撒嬌的甜蜜。悄聲地要Giulio再更靠近自己一些,想更加感受彼此稍微溫差的體溫。Giulio也像隻聽話的乖狗狗般,再度將額頭倚在Gian的肩膀上,讓雙方更能清楚知道所愛的人此時此刻就在自己的身邊。 いつも君はそばにいてくれた 君さえ いれば それでよかった 你永遠總是在我身邊 我只要有你 一切就夠了 * 「嘖……」 一個身影佇立在月光之下,穿著黑亮西裝的背部靠著斑駁的紅磚牆,牆上黏貼幾張已經幾乎糊到看不清楚的海報,掀起的邊角正隨夜風左右飄逸。男人有一口沒一口地哈著菸,菸身隨吸入再呼出的動作變為紙灰飛去,他右手的姆指與食指夾住香菸,另隻手則插進褲袋中。 金髮的年輕男人蹙眉,蜂蜜眼泛紅。 他花了好大的力氣才阻止自己流下眼淚。 深夜0時過ぎの 街に1人きり 泣きたいのに強がってる 過了午夜零時 街頭只剩我一人 好想哭出聲卻故作堅強 他微微側頭端視綁在左手臂上一條粉紫色的絲質手帕,鼻酸的感覺又再度衝了上來。他其實並不想引起這樣的爭執,也不想去傷害那個對自己如此重要的人……男人闔起琥珀色的雙瞳,煙草惹地舌尖有些刺刺麻麻的,像方才爭吵時的苦澀。 さっきの喧嘩 思い出して 自分に苛立ってる  回想到 剛剛的吵架不停刺激著我 其實也不是什麼多嚴重的事。 只不過是今天Gian與當地其他黑社會派談判時,遭到對方突如其來的槍擊。原先站在Gian身後的Giulio雖然看見對方掏出槍的同時立即抽出蝴蝶刀,卻仍然趕不及阻止那一槍。Giulio一瞬間解決掉對桌的六個人,隨即回身察看Gian的傷勢。 所幸子彈只擦過Gian的左手臂,Giulio心疼地馬上從口袋取出手帕,細心地替Gian綁好傷口。同樣在場的Bernardo確認Gian沒事後,立即起身前往工作室,面色凝重地撥電話給掃除屋,而Luchino和已經連罵好幾聲Fuck的Ivan互相交換了個眼神,也一前一後離開會議室。 晚餐時間Gian才知道Ivan已經在下午率人殲滅挑釁CR-5的組織的地盤,Luchino的部下則在賭場裡找到其首腦,並且在Luchino的監視下處以私刑乾淨地處理掉了。Gian讚嘆地長噓一聲,即便知道幹部們的能力,但他們的迅速卻仍然讓Gian深感佩服。 一起逃獄到至今的緊密相處 無形中讓五個人之間產生不須言語的默契。 當晚Giulio在兩人共住的公寓裡緊握住Gian的雙手,並抿著嘴巴好一陣子。 「Gian先生……對不起……」Giulio痛苦地閉起雙眼。 「為什麼要道歉呢……?」Gian的表情有些疑惑地問。 大概猜到Giulio道歉的原因,但Gian並沒有明講。因為真要說起來,如果Giulio當時沒有在場保護他的話,現在CR-5應該已經在籌備年輕BOSS的喪禮了吧?對方派來的人也是數一數二的殺手,不然自己怎麼可能會有在Giulio陪同時受傷的可能性。 該說是Lucky Dog的超強幸運呢?亦或是Mad Dog的敏捷攻速? 如此近的距離遭到槍擊,竟然只有小擦傷! Gian不禁在心中苦笑。 「Gian先生……我、我必須更努力……」咬牙,彷彿不這麼做的話,就發不出聲音。 「Giulio,這不是你的錯。」被握到手感覺有點刺痛的Gian,選擇簡單俐落地回應。 似乎沒有聽見Gian說的話,他像自言自語般,又再度開口。 「對不起……Gian先生……」 「喂……Giulio……?」 失神地喃喃自語,雖然手仍然緊抓住Gian 但Giulio的目光並無對焦至Gian的雙眼,僅僅不斷地重覆同樣的話語。 對不起、我會保護您、對不起、我一定會保護您、對不起、我會更努力、會更努力保護您…… 「Giulio……沒事吧?」擔心地看著眼前的人,Gian心裡浮起一絲古怪的不安。 「Gian先生……」Giulio平板的嗓音中,摻雜些Gian所無法判定的其他情緒。 ───我會賭上性命保護您的安全。 嘖!!! Gian猛地用力抽回手,甩開Giulio所施加於其的壓力!這個舉動令Giulio忽然回過神,Giulio短促地發出『啊!』地一聲,隨即本能地看往Gian的雙眼。Gian立刻站起身,表情有些不悅地走向公寓的門邊,比較高的人影趕忙跟在他身後,接著,Gian壓低的聲音在這個空間中響起。 ───暫時讓我一個人好好冷靜一下。 自分だけの時間が必要だった 少しお互い知り過ぎたかな 我需要自己的時間 或許我們太過於瞭解對方 「啊啊……似乎作得太過份了。」 再度呼出白煙,Gian揉揉搔地有些癢的鼻頭,索性一屁股坐在堆於牆旁的幾個木箱上面。對於方才作出像將Giulio丟下的行為隱約感到一些後悔,明明就知道Giulio很容易不安,卻還是這麼作,並不想引起這樣的爭執,也不想去傷害那個對自己如此重要的人…… Giulio願意犧牲生命來保護他,但這並不是他所樂見的。 身處這個刀鋒與槍彈的黑手黨世界裡,希望Giulio能夠更愛惜自己的生命。 Giulio已經佔了他的生活一大半的位置,再也無法失去的重要地位。 沒有『Giulio』這個人存在的世界,毫無任何意義。 光只是想像Giulio不在,就覺得好可怕、好無助。 有些難受地閉起蜂蜜眼,孤獨與懊惱逼得他感到窒息。 是怎樣的心情讓你感到不捨? 是怎樣的人讓你不想放開? 當那人站在你的眼前時,你會緊握住他的手嗎? 等那時候到來,你是否會──── 「Gian先生!!!」 「咦?!」 那呼喚的聲音彷彿像要從喉嚨將血液一同吼出,足以令聽者心碎的嗓音響徹安靜的夜晚。Gian的手一震,手裡的菸蒂因這個動作在半空中劃了幾個圓圈後掉落地上,但此時的他無心去專注於踩熄或將它拾起,他的目光轉向聲音來源。 一道高瘦纖細的身影,正站在月光下注視著他。 端正的臉龐掛著兩串清澈的淚。 那人抿緊嘴唇,緊握的修長手指正不斷發抖。 見狀,他不禁在唇邊叫喚來人的名字。 輕輕柔柔地,彷若只是輕撥動空氣分子那般。 ───Giulio…… 「Gian先生……」 「Giulio……」 對方並沒有前進,維持同樣的姿勢凝視仍坐在木箱上的Gian,Gian的頭轉回原處。兩人保持沉默好一陣子,Gian才輕盈地躍下木箱。雙手插進口袋裡,甜膩的瞳仁捕捉深紫羅蘭色的目光,他邁開腳步,走至Giulio面前的同時,抽出右手親密地來回撫摸Giulio柔軟乾淨的髮絲。 「Gian先生……?」 「剛、剛才、嗯……」 Gian漲紅了臉,閃避Giulio困惑的雙眼。 「剛才是我不好,抱歉。」語畢,他取下Giulio綁在他傷口上的手帕。 「啊……Gian……」Giulio甜甜地笑了,聽話地讓Gian替自己擦掉眼淚。 輕慢自然地,兩人的嘴唇交疊,交換彼此的鼻息。 再更深更深地感受彼此的存在吧。 ───那時候到來時,你握緊對方的手了嗎? 昔のように向き合えないなら 距離を 置こう そう決めたのに 明明說好 如果沒辦法像之前一樣的話 就要與你保持距離 * 「嗯啊……Giulio、那裡、啊啊……」 「Gian先生,舒服嗎……?」 Gian的手指插進Giulio的頭髮裡,他咬住下唇強忍住喘息。Giulio先用鼻尖輕輕磨蹭Gian鎖骨上的刺青,吻再自Gian挺起的乳尖順肌肉線條滑過肚臍、下腹部,Giulio皓白的牙齒輕咬住Gian西裝褲頭的拉鍊,緩慢將它拉開。 細碎的聲音刺激兩人的情慾底限。 永遠を君に もう逃げないって ここに誓うよ 與你相許永恆 不要再閃躲 在這裡許下諾言 Giulio的手指扶著Gian的昂然,嘴唇謹慎小心地湊上。這樣的舉動總會讓他們想起兩人第一次的親密接觸,逃亡途中在紅色跑車上的初次接觸,Giulio伏在他的腿邊,用近乎服侍、又像狗品嚐美味食物那樣來回舔舐。 「Giulio……」 「Gian先生……」 Giulio刻意壓抑熱情的嗓音讓Gian的身體不自覺打了個冷顫。分身的最前端在一吞一吐間給予強烈快感,單薄的手心確實圈住擁有溫度的柱狀體,小心不讓Gian感覺痛楚,Giulio用牙齒輕囓Gian硬挺的勃起。Gian皺緊眉頭,為後腰及最前端傳來的酥麻抓緊Giulio的頭髮。快樂的痲痺感由腳踝爬至腦袋,無息地催眠Gian放開理性。 Giulio靈活的舌頭嘗到Gian因興奮而從前端流出的分祕物的味道,似乎品味某種可口難得的飲料,他一滴也不漏地飲用著,手也上下替Gian磨擦越來越硬的物體。 運命の時に 心が生きてると叫ぶよ 命運的這一刻 心中嘶喊著自己的存在 當嘴唇相碰時,我們能夠感覺到彼此靈魂的重量嗎? 手指交疊時,能夠更深刻地感受到彼此的體溫嗎? 「唔……Gian先生的裡面……啊啊……」 「Giulio……再慢一點……」 Giulio的下身輕慢地埋進Gian的體內,即使已經作過事前準備,但本來就不是用來結合的地方仍帶給兩人細碎的痛楚。彷彿隨時都要射精,卻又馬上被疼痛覆蓋,甘美又尖銳的複雜快感。 君がいなければ何の価値もない ここに生きる意味もない 你不在 一切都不再重要 連生存的意義也將消失 「Giulio……Giulio……」破碎的嗓音,Gian的手緊抓住Giulio的臂膀。 「啊……哈……是……?」Giulio壓在Gian的身上,斷斷續續的回應。 ────答應我,更愛惜你自己。 「Gian、先生……」 「啊啊───!!」 兩人緊擁,在這其中所宣洩出來的是什麼呢? 再更相愛吧?可以再度擁抱嗎? 再吻我、再給我更多更多…… ───再讓我更能體會到你就在我的身邊! 世界中でひとり君だけを信じてる 我只相信世界上唯一的你 * 「Gian先生……」 Giulio雙手輕環住Gian的腰,溫柔地親吻Gian的額頭。曾幾何時Giulio開始注重結合之後的愛撫,雖然多半都只是將話語含在唇邊的輕語,但這樣的接觸反而更讓Gian感覺自己貪戀Giulio只對自己一人的純粹體貼。 君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切ないけれどよかった 認識你真好 雖然感到不捨也好 「嗯?」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 說起來Gian自己也記不太清楚了。那時在監獄裡Giulio就對自己特別親切,對於自己和Bernardo相互的戲稱而感到吃醋,但完全不承認的Giulio、臉紅地注視著自己的Giulio、隨時都要哭出來的Giulio、乖乖聽話的Giulio……每一個畫面都讓Gian覺得Giulio好可愛好可愛。 「Gian先生,謝謝您……」謝謝您總是在我寂寞時,陪在我身邊。 ───每次的每次,在我獨自一人在未點燈的房裡,躲在棉被裡的時候,您都會在。 「傻瓜,謝什麼呢?」咕噥一句,Gian打了個大呵欠。 ───過去到現在,你總是在我的身邊,勇敢地用你的全部守護著我。 ひとりの夜もそばにいてくれた 孤單的夜裡能有你陪伴我 頭靠著頭,Giulio將棉被往上拉,小心地蓋在Gian和自己的身上。 悄聲耳語。 「感謝能讓我和您相遇,等待、思念了這麼久……真的、非常感謝。」 世界にたったひとりの君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思い出は 夜の空 星になり 輝くよ 認識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你真好 對你的思念 在夜晚的天空裡 變成星星閃耀著 * 如果能重回那一天…… 我是否會讓您更清楚記得我呢……? 一切的一切,終究都只是也許。 あの日君がくれた夢の欠片 この手握りしめて離さない 那天你給我片段的夢想 緊握在手中不願放手 『那我就不客氣啦!』 『好……請……』 記憶裡那名金髮男孩毫不客氣地拿走籃裡的糖果,而自己也就順著他的意將整籃彩色糖果交給那名男孩。雖然只看得見他的背影,卻可以感覺到他正帶著勝利卻不高傲的燦爛笑容。男孩從籃中抓滿滿一把放進自己口袋後,開始發起糖果給其他孤兒院的孩子們。 『我叫Gian Carlo,你的眼睛顏色真漂亮!』 『啊……啊……你好,我是……Giulio……』 有些膽怯地回握,些微體溫的差異,掌心溫暖的觸感。 一個從未有過的暖流流過心裡,加速他的脈搏,連臉頰都感覺到灼熱起來。 這是、什麼……? 讓心跳加速、臉頰熱燙的……悸動? 我能夠再留在您身邊嗎? きっとこんなに本気になれた愛 二度とない 像這樣認真的愛 不會再有下一次 「能夠再度相見,真的太好了。」輕摸眼前熟睡的Gian,Giulio的手指滑過Gian的鼻尖、嘴唇。 Gian教會自己比起屍體鮮血,體溫和擁抱是更美好更幸福的事。 從來就不知道,原來人是會喜極而泣的。 如果那時自己沒有去孤兒院、您當時沒有拿走我的糖果呢? 那是否還會相遇呢? ───自己現在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? 君と出会えて世界は変わった 與你相遇後世界也跟著改變 Giulio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件事,更甚至連Gian他都未說出口。 相遇後的幾年,Giulio成為CR:5優秀的殺人機器,在獲得『MAD DOG』這個稱號的同時,組織裡也在流傳Giulio一定能當上組織的幹部,帶領他們殲滅GD那些叛徒的傳言。Giulio總在任務結束後,單獨一人站在他和Gian初見面的教堂發呆。 即使知道Gian也是CR:5最底層的小流氓,明明只要動用點Bondone家的關係,就可以輕易地再見到Gian,可在Giulio心裡卻老是有個聲音告訴他:『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。』殺掉無數人的自己,這雙手能夠再碰觸那年拯救他的那道光芒嗎? 這樣的心情令他在獄中再度相遇之前,再也沒見過Gian了。 心動かす君探していた 心中不停的找尋著你 「我們終於相見了……我喜歡您,Gian先生……」 感動地牽住Gian的雙手,Giulio又不禁掉下眼淚。 微微往前傾身,更靠近Gian的方向,他跟著閉起深紫羅蘭色的眼睛。 あの日の二人に戻れなくても 離せないよ 就算兩人無法再回到那一天 也永遠不要分開 感謝能和您相遇。 能夠認識您,真的是太好了。 即使難受,但能夠認識在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您…… 真的是太好了。 輕輕柔柔地,安心地沉睡著。 ────那晚,Giulio難得作了個好夢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