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n't lost Luck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7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禮物】(Giulio x Gian)

※2009/10/10 Gian生日賀文 很不確定。 站了很久、想了很久。 卻始終不確定這樣是否正確。 * 有時候他會感到不安,那僅僅是一個片段,甚至只能算作瞬間的短暫。 他能夠保證另一份心意不會變嗎? 他不願去想。 不。 不如說他不敢逾矩地去大膽猜測另一人的想法。 「嗚嗯……」 Giulio緩緩張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是裝飾於天花板的吊燈,發愣地注視設計簡單大方的吊燈。深深呼吸秋天涼爽,再輕吐出來。隨即本能地皺起眉頭,並非他厭惡秋天的氣氛,也不是無法賴床而感到可惜。他作了個夢,一個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惡夢的夢。 過去曾經為保護Gian,不顧一切撲上去,幸運地兩人剛好掉進洞中避開手榴彈的爆炸威力。夢裡的情形很類似,但與現實不同的地方是雖然身下的人依舊毫髮無傷,自己卻傷勢過重再也沒有任何機會能夠陪在Gian身邊保護他。 無法判斷是不是惡夢的原因,正好在於『犧牲生命保護了Gian先生』這點,即便心中早有如此覺悟,但每當說出類似的話,Gian就會對自己發脾氣。上次兩人坐火車去芝加哥的途中,他就不慎激怒Gian, Gain當時氣得馬上站起,扯住自己的圍巾破口大罵。 『我就算賭上性命,也會保護您……』 『混蛋,你死了就沒意義了!不准再說這種話。居然要我獨自活下去……』 恐懼,怕會被丟棄的恐懼。 但Gian眼裡既生氣又擔憂的複雜情緒,他並沒有看漏。 自己確實是被關心、被在乎著的。 自己很需要這個人。 Giulio自始至終都如此深信。 「Giulio……嗯……」 「是。」 躺在身旁的人挾帶鼻音咕噥一聲,他輕聲回應。微微側頭,溫柔地盯著陷入羽毛枕的金色髮線。Gian光裸的背暴露在朝靄中,怕他著涼,Giulio伸手將質地細緻的羽絨被往上拉至Gian的肩部。過程中他曾不小心碰到Gian緊貼頸部的髮尾,稍微遲疑了會兒,才又繼續動作。 當將手收回的同時,他才發現正被一道蜂蜜色的目光所捕捉。Gian的右眼埋在枕頭裡,左眼慵懶地望著Giulio。他手忙腳亂地以為自己吵醒他了,蜂蜜色瞳孔的主人唇角些微上揚,惡趣味往慌張的Giulio的方向更靠近點,示意要再多享受一下兩人不被打擾的獨處時間。 「Gian先生……?」 「不是說了禁止加“先生”嗎……再多睡一下吧……」 「是。」 是啊。 Gian就在我的身邊,而我也…… 您照亮了我的黑暗。 為我帶來希望,這份感情也支撐著我至今。 * 「那麼就、開始了。」 「嗯!」 時間是九月底的某個溫暖午後,已經進入雨季的義大利還不會太冷,舒爽空氣中挾帶橄欖花盛開、淡淡好聞的香味。舒服昏昏欲睡的暖和氛圍、令人食指大動的各種美食、在街角跳舞的美豔吉普賽女郎,這一切的一切均屬於義大利這塊土地的獨特氣息及緩慢步調。 Gian和Giulio兩人窩在他們同住的公寓裡。今天是難得的放假,他們一個身為CR:5的第二任BOSS,一個是排行第三位的幹部,沒道理跑出去拋頭露臉讓自己成為可能被狙擊的目標。Gian一早請Giulio的部下送來伙食、兩盒高檔冰淇淋───以及一把小提琴。 這舉動並非第一次。 想不起來從幾時開始了,對於自己的突發其想,Gian知道Giulio總是充滿困惑,但既然Giulio不發問,也就從不主動解釋。Gian從Giulio的部下那邊接過小提琴,雖然對小提琴身價不是挺清楚,但這把小提琴不論烤漆、琴身的顏色,甚至連弦看起來都似乎散發出大把鈔票的味道。 笑咪咪地遞過小提琴給Giulio。 雖說每次拉的小提琴好像都有所不同,但對Giulio來說問題看來不大,見他的手指調整、試拉,不消一會兒提琴便發出好聽悅耳的音色。BOSS拉張典雅的高腳椅坐下,而幹部站在他的面前。Giulio背後是整片打開一半的落地窗,微風正輕踩腳步悄聲進入房間。 「那麼就、開始了。」將小提琴自然地放至肩窩,用下顎輕夾住。 「嗯!」Gian將椅子反坐,雙腳跨在椅子兩側,用右手撐住下巴。 Giulio有些緊張地點頭,看來不管做過多少遍相同的舉動,他還是會感覺有些不自在感。修長漂亮的手指握住琴頸,長期使用蝴蝶刀而有點扁平的指腹撫上琴弦,右手的弓身一滑動,圓潤飽滿的聲音便自弓弦接觸點悠揚傾洩。 隨風飄起的純白窗簾簇擁溫和陽光,Giulio高瘦的身影沐浴其中。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優雅動作,偶爾被溫暖微風吹起的乾淨紫髮。不知何時閉起的清澈紫羅蘭色雙眼,好看的嘴唇含住幾乎看不見的笑容,賦予他耀眼的魅力色彩。 曲子以緩慢的節拍為樂章輕柔地揭幕,隨後以流暢迅速的節奏演奏,如舞者般時而強勁、時而婉轉的優美舞姿。再自然而然地拍子逐漸放慢,如狂歡後的稍稍嘆息,又再度快拍與慢拍的交錯,不斷發顫而不刺耳的顫音,詭異而華麗的高雅旋律。 Giulio本人彷彿也沉醉在自己拉的音樂之中,身體隨拉琴動作輕輕搖動,這樣的光景Gian盡收入眼裡。安靜坐在椅子上欣賞Giulio的個人表演,即便完全不懂Giulio拉的曲子是哪位音樂家寫得什麼名曲,可他就是喜歡看Giulio拉小提琴的樣子。 讓他往往有種錯覺。 彷彿正在欣賞一幅會動的畫作的錯覺。 太過優雅動人。 足以令人驚嘆地忘記呼吸。 曲畢,Giulio放下小提琴。 按摩左肩,剛才那首曲子讓他足足演奏十六多分鐘。 「Gian、先生……?」 「嗯……?咦!啊!」 Gian經Giulio叫喚才突然回神,差點摔下高腳椅。Giulio見狀趕忙跑上前去察看Gian的情況,他不好意思地搔著頭,表示自己沒事,只是聽音樂聽得太入神,一時之間還來不及反應過來。Giulio聽此,滿是幸福地漲紅臉向Gian道謝。 「吶,Giulio,你剛拉的是什麼曲子啊?」 「是。義大利小提琴家居塞比.塔帝尼的小提琴奏鳴曲,惡魔的顫音。」 「喔~」 對於Giulio的正經回答,Gian感到有股莫名地罪惡感。他是為了轉移話題才發問,所以對Giulio的認真回應,自己卻又想不到該怎麼再回話,有些尷尬地下意識地搔搔鼻頭。確定Gian沒事之後,Giulio起身收拾小提琴,而後再度返回Gian的身邊。 「Gian先生,請問……請問可以問您一件事嗎?」 「嗯?」Gian稍微挑眉,以發聲代替言語的回答。 「請問……那個……為什麼喜歡……我拉小提琴呢……?」 「你討厭這樣子嗎?」Gian對著緊張的Giulio輕輕問道。 「啊啊!對不起……不是這樣子的……對不起……」 「……」Gian沉默地凝視慌張的Giulio好一陣子。 他知道Giulio並不是很喜歡拉小提琴,雖說不喜歡,倒也還沒到討厭的地步。當初五人在逃獄途中不得已假扮成穿著囚服的藝人,那時Giulio毫不猶豫選擇小提琴,自己卻在事後得知Giuilo其實並不是那麼喜歡拉小提琴,後來兩人就一直沒有機會再談到這件事。回到DAIVAN之後才知道Giulio原來是贊助CR:5元老們其中一位的孫子。 因為小提琴會令Giulio想到在富裕家庭的事嗎? 一切都不能違抗、彷若被關在黃金牢籠的鳥。 就算是自己太主觀、太自我意識好了…… 他就是不希望Giulio再也不拉小提琴。 「對、對不起……我不會再問這種問題了……對不起……我……」 「喂,Giulio。」冷不防地,Gian忽然伸出手握住Giulio的雙手。 這個碰觸讓Giulio更加慌亂。 掙扎一下子才安靜下來。 像安撫受驚嚇的小動物那般,Gian放輕自己的動作。兩手包住對方發顫的手,緩慢地將之靠近自己的嘴唇,輕慢而確實地在方才演奏的指頭上留下深深一吻,輕輕柔柔,如同怕碰碎美麗的玻璃藝術那樣小心溫柔。 「Gian先生……?」淡紫瞳孔透露出不解的神情。 「Giulio,我和你說喔……」他輕輕地笑了出來。 Gian抬起頭,正巧Giulio也與他對望著。 帶著不安眼神,像隻深怕挨主人罵的小狗。 握著Giulio的手再多施了點力道。 他柔軟唇角左右拉開。 ───為我演奏,我愛這樣的你。 * 『Giulio!住手……啊!!』 『Gian……』 明明是那麼熟悉的聲音和身影,卻無法停止的顫抖。指尖的溫熱血液傳來陣陣瘋狂墮落的快樂,紅液腥甜的味道,不論味覺或嗅覺都感到滿足。體內彷彿有另外一個聲音從體內注視著我,在嚴重的耳鳴裡不停催促著,如同跳針的唱盤一再重覆同樣的話───想要更多、更多…… 不能這麼做;但你想這麼做。 不是這個樣子的;不要說謊了。 我不能傷害Gian;那他就會離開。 離開……?丟下我獨自一人? 只會剩下你一個人唷。 不行,我不能沒有Gian;那就盡你所能留住他吧。 ───不要走! 『啊……唔……Giulio……!!』 『嗯……』 Giulio的下身從後方深深地埋進Gian的體內,絲毫沒有任何猶豫,像要把Gian撕裂般的侵入。無視身下那人哀求與哭喊,他仍舊一點一滴地沒入,直到自己的下腹緊貼住對方的臀部。首次被濕軟內壁包覆的緊窒感,是某種既甜蜜又疼痛的複雜快感。 即使看不見,可他知道Gian正在哭。 不論可能因為身體正受到自己的強行侵略,又或許是對自己的怪異行徑感到害怕。腦中閃過太多太多悲觀的可能性,不管最後會出現哪種結果,這時他都在腥血之中嗅出Gian強烈想離去的氣味。抓住Gian腰間的手更加用力,讓自己盡可能地再更加深入。 快阻止我。 阻止這種傷害Gian的舉動。 心理的痛苦與生理快感在腦中不斷衝突。 ───不要走……不要離開我…… 『對不起……Gian……請不要走……請不要討厭我……』 是自我說服、自我麻痺? 毆打、殘殺人的快感,和射精時的高潮非常相似。 能夠戒掉這樣的腦內嗎啡中毒嗎? 一直說對不起能夠被原諒嗎? 他會願意原諒我嗎……? 請不要離開、不要走。 ───請不要丟下我!Gian! 「Giulio!喂!Giulio!」突然一道聲音插進這個詭異空間,硬將Giulio從中拉出。 ?! Giulio猛地睜開眼,是Gian。 Gian一手搭在他的肩上滿臉擔心地看著他,自己剛才應該是趴在桌上睡著了吧。 「對不起……Gian先生……」 「不要哭了。」 〝咦?〞地,經對方這麼提醒,Giulio此時才注意到自己的臉早已沾滿淚水。手忙腳亂地從外套口袋裡拿出緞質手帕,擦拭臉頰眼淚的同時,Gian的手悄然覆上Giulio的手背,小心謹慎地帶領他的手擦過每一道都象徵痛苦的淚痕。 「你夢到以前的事了?」Gian問。 「嗯,對不起……」他咬著唇答。 Giulio在那次之後就很常作惡夢,即使已經獲得原諒,可記憶卻遲遲不配合地總在他快要忘記時,又如同影子般緊跟在後殘忍地再再提醒。Gian的唇輕撫Giulio的額頭,無聲地安慰著。隨及Gian從西裝內側的暗袋拿出一個精緻的紫色小方盒,代替手帕放在Giulio手心,並要求他立刻打開。 小小的紫寶石圓形耳環。 Giulio疑惑的視線由盒裡移到Gian的瞳仁,下意識地來回撫摸右耳的純銀耳環。 因為。 〝我覺得和你的眼睛顏色很相配。〞Gian漲紅雙頰吐出幾個字。 從此。 Giulio的右耳只配戴那枚紫色耳環。 * 很不確定。 站了很久、想了很久。 卻始終不確定這樣是否正確。 「嗯……」 十月的某天下午Giulio執行完任務之後,並未立刻返回,他淡漠地命令手下回去報告進度,自己則繞道去別的地方。事實上這幾天他的行為都很反常,常一溜煙地不見蹤影,一整個下午都沒人知道他身在何處,可又總會趕在和Gian共進晚餐的時間前突然出現。 沒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邊、做了什麼事。 Giulio站在龐大的檜木櫃前,雙眼直直穿過擦地透亮的玻璃後方。裡頭擺放滿櫃亮眼炫目的珠寶飾品,奇怪的是這些價值不斐的寶石珍珠看在Giulio眼裡,就和路邊隨處可見的石頭沙粒沒什麼兩樣。他毫無表情地注視幾乎每天新增的裝飾品。 開始這種行為的頭兩天,店內的美麗女店員曾經熱心地想替他出主意,但他冰冷視線微微一瞥,女店員立刻嚇得差點腳軟坐到地上。而後沒有任何一位女店員敢再出聲和他搭話,任由他接連好幾天獨自佇立在珠寶櫃前發呆。 不知道該和誰商量才好。 Ivan和Luchino兩人似乎對於應付賭場或聲色場所的女人們比較在行,但他的對象又不是那麼複雜的人;而自己又對Bernardo與Gian互稱Darling、Honey的事情始終感到很吃味。不管自己怎麼想,就是怎麼樣也想不出到底該怎麼辦才好。 這樣做真的好嗎? 他在心中已經問過自己無數遍同樣的問題。 剛才來到這裡的途中,Giulio目睹一場婚禮。並非刻意前往參加,只是剛好在那個地點、那個時間、他恰巧經過那邊。新郎與新娘在眾人的祝福之下對上帝發誓這份愛永不變節,交換戒指,然後接吻、擁抱,開心地投出捧花,坐進新婚的禮車中。 他從頭到尾都站在樹下冷眼觀看著。 新人幸福快樂的表情、所有參加者的笑容。 一切的一切看來都是那麼完美甜蜜。 送戒指……好嗎? Gian先生會喜歡嗎……? 他細長的眉毛往中心蹙起,送戒指是最適當的嗎?再不快點下決定的話時間就要來不及了,可又不想太過草率決定。最後他咬了咬牙,呼喚站離自己最近的女店員過來,請她拿出裡面看來最柔和舒服的一雙戒指,並選擇乾淨利落、又不失高貴典雅的包裝。 緊握手裡的盒子。 再度想了想,才放進自己的外套口袋。 * 「吶……Giulio……」 「是?」 Gian的手繞過Giulio的後頸,自己湊上前去。唇瓣相接的柔軟觸感,舌尖津液的甜蜜滋味,赤裸肌膚碰觸,用力抱緊深深呼吸,彼此都貪戀對方身上的味道。 好愛你…… 碰觸、擁抱、接吻、做愛…… 好想再多更多…… 還有什麼是我們能夠再彼此擁有的呢? 「Gian先生,嗯……我有東西想送給您。」 「嗯?什麼呢?」 Giulio舔下嘴唇,顯得有些緊張。從床旁交疊的衣堆裡撈起自己的外套,從中拿出深棕色的小方盒,謹慎地交給Gian。Gian琥珀色雙眼不解地眨了眨,默默地接過和手掌差不多大的盒子。開啟前他又看了下Giulio,Giulio充滿看戀人拆開禮物時會出現何種反應的期待表情。 呃……如果裡面裝的是自己不喜歡的東西該怎麼辦? 表現地太明顯的話會傷到Giulio的吧? Gian的擔心是多餘的。 他才剛打開,注意力馬上就全被放在裡頭的兩枚戒指所吸引。銀亮的圓環散發出讓人移不開視線的光澤;指尖觸摸傳回低冷溫度,雖然冰涼卻不會感到不快。取出其中一枚把玩,將之高舉,吊燈的光芒使得戒指本身變得更加獨特美麗。 「Gian先生……我可以幫您戴上嗎……?」 「啊……喔……嗯,不好意思拜託你了。」 Giulio執起戒指,用笨拙的動作努力地想把戒指套進Gian的手指,套姆指時太鬆,食指及中指則卡在第二指節沒辦法再更推進。眼看Giulio都要哭出來了,Gian只好尷尬地要他再繼續試下去,等等……這是在開玩笑嗎?為什麼套到了無名指就剛剛好? 但從Giulio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來看,並不像是事先就決定好戒指的尺寸。 Gian的嘴角滑起惡作劇的弧線。 拿起另一枚戒指,也套進Giulio的無名指底部。 「Gian先生?」 「吶,Giulio,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?」 「什麼……?」 「就是彼此交換戒指、套在無名指的動作啊。」 咦? 〝啊──!〞腦中突然想起今天下午看見的那場婚禮,Giulio感覺雙頰變得又熱又燙!現在的情況真是太尷尬又太幸福了,他想拔掉戒指好嗎?可是這是Gian親手替他戴上的;不拔好嗎?但如果Gian覺得心裡不舒服該怎麼辦? 一眼看穿他的想法,Gian輕碰觸Giulio的手指,讓兩人的十指交握。 「就這樣戴著……也不錯吧。」肯定句。Gian的語尾特別挑高,玩性濃厚。 「是、是的。」Giulio頷首,露出有點像傷腦筋、又似乎是難為情的神情。 接下來該怎麼做呢? 「Gian先生……」 「嗯……」 Giulio抬起頭吻住Gian,等Gian習慣後便略微大膽地探入舌尖,細數貝齒及品嚐Gian的甜液。Gian的左手抓住Giulio右肩,掌心的溫熱與戒指的冰涼,截然不同的溫度同時刺激肌膚,讓他舒服地起雞皮疙瘩。而Gian也因為接吻的關係,下身不自覺地又再度昂然。 「Gian先生,想再做一次嗎……?」 「這種事不用講出來也……唔……」 Giulio溫柔地讓Gian躺下,自己小心翼翼地在不使Gian吃痛的狀態下伏到他身上。 雨點般落下的吻。 甘美的呼吸;沉靜的喘息。 指尖的碰觸與吻都充滿不想離開的意念。 不停交換的鼻息,輕輕吻動白皙乾淨的胸膛。 ───我愛你。 * 雖然和Giulio原本所打算的不太一樣,但他卻感覺得到更多的幸福與快樂。 身旁的Gian睡得很熟很熟。 Gian彎起的無名指上那枚和自己手上成對的戒指,正無聲地祝福著。 Giulio浮出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。 撐起上半身,親吻Gian的臉頰。 這個似乎連Gian本人都忘記的日子裡。 今天這個彷彿只有自己記得的日子裡。 此刻這個兩人都擁有幸福的日子裡。 悄聲耳語。 ───Gian先生,生日快樂。 -------- 閒談: 最愛Giulio!!!!!!XDD 該怎麼說呢……這傢伙身上有許多我很萌的屬性! 冷靜寡言卻很溫柔、優雅美少年、戀屍癖、有錢貴公子、小提琴、純粹而殘酷的殺意、連初吻都沒有的處男、明明是刀子系卻也會用槍、碰到刀子會換一個人(咦?)、人格分裂(誤)、壞掉時也很萌(喂)、身材纖細的最強打手或戰鬥員、一臉正經地說出令人害羞的話語、全世界我只聽你的只保護你一人的忠犬系…… 唔……這麼多我萌的全部加在一起,不萌他我對不起我自己啊!(掩面哭了) 第一次寫狂犬x幸運犬的文,過程中的討論現在回想起來也非常地愉快ˇˇ謝謝寶貝ˇˇ 而在主人公Gian的身上,我看見了他對幹部們的關懷(治癒?XD) 這篇文裡寫的主要是Gian送了Giulio禮物(不論是為了安撫狂犬的心,或真如他所說:因為和你眼睛的顏色很配) 其後Giulio努力思考究竟該送什麼回禮才是最好、最正確的。 而打開禮物前的Gian也怕自己會傷害到Giulio 彼此都擔心傷害到對方 這樣的Giulio和Gian我很喜歡ˇ 在這個日子裡 Gian!生日快樂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